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花豹突擊隊 ptt-第五千三百一十一章 沮喪的黑蛇展示

花豹突擊隊
小說推薦花豹突擊隊花豹突击队
黎明前的昏暗中,黑蛇顺着楼梯侧面的排水管,动作敏捷地爬到楼下,他跳上一辆早就停在楼下的电动车,拿起车把上的一个对讲机,他用Y文声音急促地问道:“二组,立即报告你们那边的情况?”
对讲机中立即传出一阵回答声,黑蛇那张有些发青的脸上闪出一道喜色,他低声命令道:“好,按照计划,立即挟持余静的助手向山中转移。三组,二组已经得手,你们做好接应准备,接应到二组立即向边境方向转移,我随后就到!”
说着,他猛地扭动车把,大马力的电动车“呜”的一声向前冲去,直奔小区角落一个已经被打开的小门驶去。他驾驶电动车冲出小区,跟着就在昏暗中直奔远处起伏的山峦驶去。
黑蛇屡次与华夏的花豹部队打交道,他对华夏的情况十分了解,对花豹这支华夏精锐特种部队的战斗力,更是了如指掌。
他知道,一个狙击手要在战场上生存,隐蔽是他必须具备的技能,现在那些如狼似虎的花豹队员已经出现,只要他胆敢在楼顶上扣动扳机暴露目标,他就是有再高的本事,也绝没有可能,从这群出类拔萃的特种兵身前逃出!所以他要赶紧趁着对方还没有发现自己,溜出小区驾车直奔山中开去。
这次针对余静和余静研究成果的计划,是黑蛇与黑田和菲利普斯共同制定。他们清楚华夏国安机构和军方,对这里的军工研究所和双翼集团的涉密工厂极为重视,因为那里有着极为珍贵的陨星碎片和军工情报。
只要他们和情报机构对这两个地方采取行动,华夏就一定会派出最精锐的部队和人员对付他们,他们那个死对头花豹也肯定会出现在他的视野中。
黑蛇知道,山口保安和红狐组织的几次大行动,都败在华夏那支凶猛的花豹部队手中,无论是人力和物力都损失极大,可谓是元气大伤。
现在,这两大世界知名的雇佣组织,实际上已经濒临破产,他们急切需要一大笔钱来重振旗鼓。而黑田与情报机构合作,就是因为这个情报机构给出了天价。
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花豹突擊隊討論-第五千三百一十一章 沮喪的黑蛇閲讀
黑田、菲利普斯和情报机构都明白,他们任何一方都已经无力,去独自对抗华夏那支凶猛的花豹部队。
因此,联合行动是他们唯一可能得到陨星碎片和情报的途径,而这些情报和陨星碎片确实价值连城,是山口保安和红狐摆脱眼前困境的捷径。
现在,黑田和菲利普斯已经与情报机构签订了协议,只要他们能配合情报机构,得到那些陨星碎片和余静的研究成果,山口保安和红狐就能获得一笔天价酬金。
黑蛇心中明白黑田和菲利普斯这两位老板的心思,只要能得到情报和陨星碎片,他们就能换取梦寐以求的大笔金钱,他们也就能继续招兵买马,再次让山口保安和红狐站在世界佣兵界的顶端,重新成为这个行当的霸主。
黑蛇、黑田和菲利普斯也都清楚,此次任务虽然报酬惊人,可也十分凶险。因为他们知道,他们将面对的是华夏花豹这支最精锐的特种部队。
在黑蛇他们对余静采取行动之前,黑田作为这次华夏行动的总指挥,已经让情报机构率先对双翼集团展开了行动。他知道情报机构为了这次行动,已经高薪聘请了世界最神秘的间谍“剃刀”。
黑田早就知道,这个情报机构对华夏的军工情报蓄谋已久,他们早已经在双翼集团内部安插了间谍。
这个情报机构在几年前,就已经对余静这个大科学家展开过行动,当时要不是花豹直接介入,余静这个大科学家恐怕早已经被他们劫持。
黑田让剃刀率先采取行动,其中重要的原因,就是想让剃刀吸引那支花豹部队的注意。他知道花豹所在的那片大山,距离双翼集团所在的省城不远,一旦剃刀在那里采取行动,那支花豹特种部队肯定会第一时间赶到那里。
黑蛇在第一时间已经得到通报,知道剃刀那边的行动失利,情报几个的行动已经败在花豹手中,那支精锐的花豹部队正在追击剃刀一群人。
现在,剃刀已经狼狈的逃进大山深处,他正甩开追兵,绕道前往余静研究所的所在地,这小子准备秘密靠近研究所,伺机对研究所或者余静采取行动。
黑蛇心中清楚,自己和红狐的行动,是与情报机构剃刀的行动分开进行,目的就是分散华夏军方和国安的注意力。无论他们哪一方率先展开行动,都会将华夏的精锐力量吸引。
因此,黑蛇是在获知剃刀对光学工厂采取行动,知道那支花豹部队出现在剃刀他们身边后,他当即决定对余静和余静的助手采取行动。
他命令自己带来的红狐队员分成三个小组,一组潜伏在路中对余静采取行动,另一组对余静的助手展开劫持,第三组进入山中准备接应。
可是人算不如天算,当时余静和助手正在进行一项关键实验,他们几天没有离开研究所,所以黑蛇他们的行动,还是比预定时间晚了两天。
而就这两天时间,那支花豹部队犹如天降一般,突然出现在余静的研究所周围,他们不但解救了余静,同时也顺着到了自己这群人逃窜的踪迹,如影随形地跟了上来。
黑蛇确实是没料到,这支花豹部队的行动如此迅捷,他们居然没有进入山中追踪剃刀这个劲敌,而是马不停蹄,直接返回了余静研究所所在的这座城市,
刚才要不是天上突降暴雨,要不是黑蛇详细勘察过这片山间的地形,恐怕他在刚才就已经被豹头和另一个狙击手,击毙在洞外陡峭的山坡上。
战场上的形势瞬息万变,这一切都是黑蛇没有预料到的事情。可黑蛇更没预料到,自己旧伤刚愈又添新伤,这让他的性情变得更加暴躁。
此时,他借着手中的微光手电,在布满灰尘的山洞中,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地老鼠,仓惶地向山后的洞口跑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