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gty9人氣都市小说 十方武聖 滾開-154 世事 下(謝東八歲盟主)推薦-tdw5w

十方武聖
小說推薦十方武聖十方武圣
嘭。
周顺府邸猛然被撞开。
一队队穿着赤甲手持长枪的兵卒,纷纷冲入其中。
两名全身暗红铠甲的魁梧武将,大步走进府邸。
“人呢?”
“提前跑了。”
“他跑不了。涉嫌倒卖军械给香取教,罪无可恕!”
两名武将扫视一脸愕然惊诧的周顺府中诸多下人。
“奉总兵尉迟大人之名,给我搜!所有人等不许外走,原地蹲下!”
偌大的府邸足足有十多间房屋连在一起,此时全部被外面一队队赤甲的赤景军包围住。
周围街道也都被戒严,不允许任何人随意经过。
周围屋顶上,一道道武道强者高手,驻足包围,从高处俯瞰下方。
谢燕居然也立于其中,带着她所在门下的数名弟子一起,冷眼盯着周顺府邸。
“好个周顺,胆敢干下这等恶事,居然还想拉我一起下水,还好我及时明悟。”谢燕冷声道。
其实明悟什么的都是假的,早在周顺开始动手抓人的同时,她便有所察觉,第一时间感觉不对,便去找了赤景军。
结果果然不出她所料,周顺这是想畏罪潜逃,把锅都丢给她一个背。
谢燕当即一不做二不休,带人迅速前来抄家。
“报!东城门那边有人发现周顺一行下落!”不远处一名兵卒大声道,放开手中的信鸽。
“走!”谢燕二话不说,身形闪烁,急速朝着东城门方向赶去,她要第一时间戴罪立功,和周顺划清界限。
这倒卖军械给香取教之罪,简直就是坨臭狗屎,谁沾了都会一身恶臭。
现在风声传出,就连周家也不敢做声,默认放弃周顺。
虽然早先便听说周顺和家族关系不怎么样,但现在这般情况,周家放弃得这么果断,也是让谢燕心中齿冷。
这些大家族为了保全自身,关键时的做法远远没有寻常家族来得有人情味。
此时东城门处。
周顺一行人已经被大队兵卒团团围住。
驰道附近,周顺等人的车队,被大片的红甲兵卒包住,带队的是一名全身连带着面部也被头盔遮住的暗红甲胄武将。
“周顺周门主,这么晚了,城门快要关闭,你这么急急忙忙的带人要想去哪?”武将声音苍老,明显年纪不小。
没钱看小说?送你现金or点币,限时1天领取!关注公·众·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免费领!
“徐驰,你不会以为就你一个就能拦住我吧?”周顺看着周围已经包围住的诸多兵卒,一颗心迅速沉到谷底。
但他面色依旧不变,稳稳站在中间包围圈里,语气平静。
这点阵势还围不住他,只是可惜身边带出来的这么多东西人手。
从听到军械之事被发现后,他便察觉到不妙,第一时间召集人手物资,迅速朝城外布局,打算离开。
结果没想到赤景军动作这么快。
徐驰是尉迟钟手下第一大将,也是整个宣景城内,军方排位前三的顶尖高手。
另外,他还有另一个身份,那便是尉迟钟的结义兄弟。
“周顺,我一直以为你身为泰州人,有些东西有些底线,应该是知道能不能做,可惜…”徐驰叹道。
周围密密麻麻的一把把劲弩斜指半空,避免有人以高绝腿功逃脱。
而四面则有巨盾长枪兵包围,枪尖林立,宛如金属丛林。
“你不会以为就这点人手,就想围住我吧?”周顺面色不变,当初从开始决定倒卖军械,他便有过今天这般情况的准备,自然不慌。
“你以为自己能走?”徐驰平静道,扬起手。
周围兵卒中,一排排黑洞洞枪管,无声无息伸出。
枪管通体漆黑,长达一米多,样式和魏合前世见过的步枪很像。
但枪托,却不是固体物质制成,而是某种角质胶质凝结而成。其内隐约还能看到一根根如血管般的晶莹血络流动暗红液体。
看到这么多的火枪,周顺脸色终于变了。
这么多枪支,就算是他的修为,也不敢说一定能轻易脱离。
“好了,周门主,总兵大人怜你修为不易,若是你现在自缚双臂,不做反抗,我们还能从轻发落…”
嘭!
刹那间一声脆响,周顺扬手扔出一颗东西,陡然炸开。
那东西炸出大片黑烟,笼罩四周。
视线被阻,周围赤景军丝毫不乱,迅速开枪。
砰砰砰砰砰!!
密密麻麻的枪声中,大片散弹铺天盖地覆盖过去。
药神弑天
徐驰单手拔出后背短枪,全身劲力汇聚到手,一圈圈无形气流在他短枪枪尖汇聚旋转。
“去!”
他低吼一声,短枪暴起射出。
咔嚓。
魏合轻轻踩碎一片枯叶,手中提着一个小笼子,笼子里装着一只淡绿色类似螳螂一样的小虫。
王少君站在他一旁,脸上戴着一副银色面具,此时正遥望着远处东城门所在方位。
那里烟雾滚滚,还有枪声连绵,似乎正陷入混战。
“你倒是够义气。”魏合道。“居然舍得亲自犯险。”
“只是想看看,如周顺那般高手,面对火枪围剿会是什么结果。”王少君平静道。
魏合默然。
火器出世后,武者的地位明显受到威胁,王少君的心思他能理解。
不甘,怀疑,不信,以及本能的排斥和拒绝接受。
这重重情绪,会蒙蔽人的视线,让人看不清真正的时代发展。
所以王少君来了这里,要想亲眼用自己的眼睛见证火器的威力。
烟雾滚滚中,只能看到火星不断闪烁,周顺所在的车队大部分人第一时间便跪地伏身,还想反抗的少数人很快便被打成了筛子。
只有周顺和两个武师弟子纵身而起,突围朝着远处狂奔而去。
但没跑出多远,两名武师便被两根短枪从背后刺穿,钉在地上。
周顺则反手一掌,拍歪短枪,借力倒飞离开。
只是眼看他就要彻底离开包围圈。
赤景军中,一道短枪骤然发出一声尖啸,爆射而出,速度比之前的数支快了许多。
短枪周围隐隐带出白色气流,这等明显没有超越音障的程度,会显现出这等效果,显然是有极强劲力附着在上。
短枪反射夕阳,宛如一道红光,骤然射中周顺。
嘭!!
一声爆响,短枪被打飞。
周顺也闷哼一声,倒飞出去。再度借力急速掠入树林。
地面上一路撒了不少血迹。
赤景军中迅速奔出两道人影,朝其追去。
“要去么?”魏合问。
“周顺受伤了,而且不轻,你觉得他能跑掉?”王少君反问。
“以防万一。”
“….你这倒是够谨慎。”王少君无语。“走吧。”
錄 鬼 簿
两人同样朝着周顺逃离的方向追去。
密集的树林飞速从身侧掠过。
很快,两名高手不敢再追,徐驰不动,他们只是武师,也不敢太过迫近,周顺已经重伤,就算伤好,也必然留下后遗症。
那短枪上可是淬了剧毒。
但两人不追,魏合和王少君却不停留,继续追击。
连续越过数个山头。
周顺终于在一处小湖湖边停下。
湖水清澈,有落叶漂浮,小鱼游动。
周顺站在湖边,抬眼朝前望去。
小湖对面正有一人长身而立。手握着一把方天画戟,身上穿戴着黑色红色相间的麒麟铠百页裙甲。
那人戴着淡金色鬼面头盔,獠牙狰狞,目如铜铃,但棕色的瞳孔中,却只有一片淡漠平静。
“门…门主!!?”周顺面容变色,心神震动下,脚步踉跄,几乎站立不稳。
他全然没想到,上官纪居然会在这里等着他,而且还是以这般装扮模样。
他知道门主曾经受到征召,上过战场,如今这一身的战甲,就是当初战场时所用。
“错事,总是需要人弥补。”上官纪平静道。
他的嗓音很低沉,似乎总是带着一种淡淡的压抑和忧虑。
“这是….清理门户么?”周顺顿时了然。
他惨然一笑,手指上官纪。
“当初我动手时,拿钱时你不提,如今需要人背罪,你来清理门户。果真好主意!”
“我从未允许过你卖军械。”上官纪平静道。
“呵呵呵…”周顺已经知道今天自己的结局了。再不拼命,就真的一线生机也没。
他不再犹豫,低吼一声,全部劲力从骨骼内脏中逼出。
一道道劲力在他周身环绕盘旋,卷起道道气流呼啸出声。
聖 墟 辰 東
他双掌虚握,整个上半身肌肉血脉纷纷膨胀变大,撑裂衣袍,比起之前大了起码一倍多。
嘭!
周顺脚下发力,一步踏入湖面,箭矢般掠过小湖,冲向上官纪。
片刻后。
一道人影浑身是血,冲入密林,朝着远处遁去。
上官纪默然不语,转身朝天印门千蝠水榭方向走去。
他不是心软,而是不愿亲手沾染老朋友的性命。
而且,周顺离开的方向那边,早已有两人等候多时。
周顺一路狂奔,不断在树杈间飞跃赶路。
他没想到上官纪做得这么绝,这么多年他为其奔波卖命,到头来,换来的却是这个结果。
一个不小心,失血过多导致他神思恍惚,周顺一个踩空,从树上跌落下来。
嘭。
他狠狠摔在一根凸出地面的树根上,然后滚到一旁厚厚的落叶里。
呼…呼…他大口大口喘息着。视线也开始有些模糊起来。
短枪上的剧毒,此时终于开始压制不住。
忽然他隐隐听到一阵细碎脚步声在靠近。
周顺努力睁开眼,看着接近的人影。
那人身材高大魁梧,足有两米,一身灰色劲装,凸显出强壮肌肉轮廓,黑色长发披散在肩上,眼神带着疑惑惊愕。
“是…你!”周顺认出来人。
“周门主??!您怎么?”魏合在距离五米处停了下来,愕然看着他。
“帮….我…我还有肉田四座,上等肉田一座….数万金票…你帮我,我都给你!”周顺艰难喘息着。
“上等肉田?”魏合心头一动。若是有上等肉田,他的修行速度还要更快不少。以破境珠远超其余武者的强大消化力,他完全可以食量再度加倍!
“不错…你若是…帮我…我必定….倾囊相予!!”周顺恳求道。
“周门主…此言当真?”魏合眯眼道。
“当真!”周顺狠狠点头。“你先扶我找个安全地方,否则此地….此地会吸引异兽…”
他喘着粗气,右手隐隐凝聚劲力,只等魏合走近,便一把钳制住他,逼其救助自己。
他如今虽重伤,但对付区区一个武师,还是轻而易举。也就是行动不便只剩一击罢了,否则就算再来个锻骨也不是对手。
“好!”魏合心中有了定计。如今周顺都落得了这个程度,应该也翻不起风浪。
而他若是能再得一座上等肉田,日后武道修为进展将会快上太多。
心中有了一丝贪欲,魏合当即上前。
忽然他面色一变,看向周顺身后。
“小心!!”他低呼一声,赶紧上前拦截。
周顺此时也感觉到身后有劲风急速袭来,他来不及多想,想侧翻躲开。
嘭!!
突兀间,魏合的手掌,和背后的一只白玉般手掌狠狠对撞,抵消了大半劲力,但还是有部分劲力打在周顺背心。
“周门主!”魏合急忙带起周顺一跃而起。
但此时周顺此时已经不行了。猝不及防下,后背被一掌打中。
他最后聚集的一击之力,也被打散。
他眼瞳涣散,感觉全身剧毒已经开始发作。知道自己快不行了…
“周门主!醒醒!快醒醒!”魏合一边奔逃,一边从身上摸出一把疗伤丹药,使劲塞入周顺口中。
但他口里全是血沫,几乎堵住咽喉,根本咽不下去。
血水一股股不断涌出来,什么也吃不下。
“我…我不行了….!”周顺死死抓住魏合的手。
“求….求你…找到羽归…羽归….”他双目睁大,眼瞳开始涣散。
“我的东西,在后背…都留给..你….找到….找到….”
周顺眼瞳越发失去焦距。
“好….好….我答应你!一定找到周羽归公子!”魏合郑重道。
“抱….歉…”周顺得到承诺,脸色终于舒缓下来。他举起手,似乎想要抓住什么。
他这一辈子,所做一切皆为自己,但到了最后关头,他唯一想到的,却只有自己儿子。
啪嗒一下,手重重摔落。
周顺彻底失去生息。
魏合轻轻呼唤了几声,确定了再没气息,他才轻轻放下尸体。
片刻后。
侧面树丛一阵摇晃,白影闪过。
“你真的要帮他找到儿子?”王少君从一旁走出来。
魏合摇头。
“找不到了。”
“你这么肯定?”王少君诧异。
魏合抬起头。
“因为人是我亲手杀的。”
“……”王少君顿时哑口无言,看了看地上的周顺,又看了看面色平静的魏合。
一时间他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