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yjao火熱都市异能 貞觀俗人 ptt-第890章 敲山震虎讀書-yre7h

貞觀俗人
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贞观俗人
反抗大唐会死很多人,这已经是大家的共识了。
但是对于侬金虎来说,死亡何惧?诚如她对孟谷悮所说的,跟唐人交手日久,让她越发见识到了唐人的强大,她甚至也有些惧怕唐人,但那又如何?
怕了就不打了吗?
怕了就要一直逃吗?
不!
凭什么唐人要来进犯她们世代生活的家园,凭什么要让唐人来统治管理她们?
许多蛮部在强大的唐人面前妥协了,投降了,换取生活的继续,只是从此头上多了一个主人,一些蛮酋们降唐后日子还过的不错,长安天子给他们封官授爵,给他们赏赐封赠,甚至让他们送子弟到长安去读书做官,与他们贸易,带着他们赚钱。
许多蛮酋在这些纸醉金迷中沉醉了,可侬金虎却偏不。
终于说服了孟谷悮后,侬金虎便立即开始点选兵马训练,一面派人打造船只,准备渡江。
对于有些犹豫不决的诸部,侬金虎告诉他们,江北现在十分空虚,唐人只有不过三千人,而滇东的爨氏也早对唐人不满,正在召集诸部准备起兵响应,与他们南北夹击唐人。
所以这次出兵,会十分轻松,他们以众击寡,杀过江去轻松就能将唐人击败,到时唐人从交州运来的无数钱粮器械,包括那些让他们羡慕的明光铠甲黑漆马槊,那些柘木长弓,那些强弓劲弩,那些精良的透甲箭,全都将成为他们的战利品,还有唐人从中原移民过来的汉人,也将成为他们的奴隶。
只要打过江去,谁先抢到便是谁的战利品!
在侬氏的鼓动下,诸蛮倒也心动起来了,他们想的也简单,过江去抢一把,然后就退回来,反正那江北也不是他们的地盘,抢了就跑,多爽。侬氏想回句町,那到时她自己回去面对唐人的报复,他们抢完就回来。
红河南岸的变化,很快传到一直密切关注着这边的程处默耳中。
秦琅走后,他就成了通海都督府的最高长官,朝廷已经下文,批复同意由程处默检校通海都督,甚至为此还特意给他破例把武阶给提了一级。通海都督兼通海州刺史,再兼通海军使。
一人身兼数职,全权掌控这块地方。
通海军只有三千兵,数量不多,但要维持这块巨大的新占之地,好在秦琅走前给他留下了一份详尽的方略,他照着却执行就是。
通海军数量不足,那就招募蛮丁,组建各级的土团,设立城傍兵、侧近军,各县组建巡检队、壮班,乡里保甲,又组建联防队、保安团。
于各紧要处修要塞、城堡、烽墩,就连新移民们,也都是建的带有防御功能的围屋、屯堡。
“红河南岸的蛮子们异动很大,各种探马过江,探回来的消息,都说他们正在准备渡江来犯,这次动静会很大,出兵规模估计不小。现在正在日夜打造船只,训练兵马······我们得开始征召兵马,准备迎战了,通海军得开始调兵往红河北岸,另外诸蛮也要开始动员起来·····”
都督府里的官员,有半数是原来程处默舰队的将校,也有半数是一开始随秦琅东巡时京城百司抽调的官吏,这次秦琅走前,选了一批自愿留下来的人,授予都督府职,基本上都是按升两三级留用的,虽说也多是挂个检校名,但只要留下来做出成绩来,那就能转正,这相当于走个捷径,快速升官。
都督府检校长史是来恒,原政事堂枢机房的堂后官,“要打仗的话,不光是征召兵马,还得要调集好钱粮物资。这战事一开,钱粮军需物资可就如流水般的消耗,必须得提前准备好才行。”
秀水河畔的通海要塞里,一众人坐着军议,脸上倒看不出多少紧张感来。一路打过来,这些人不论文武,又或年轻还是年老,哪一个不算的上也是身经十几战了。
偷袭过高句丽人的卑沙城,平过流求岛番,又在岭南打了这么久蛮子,对于蛮子都打出优越感来了。
“蛮子大约能集结多少人马过江?三万五万还是十万?”
“他们会在哪里渡江?”
程处默捧着茶杯,不屑的道,“我估计蛮子既然要来犯,怎么也得拉上个十万八万的,到时再号称个二三十万,虽然我们都知道,那都不过是群乌合之众,许多都是妇孺老弱来凑数的。”
“至于说他们进攻的方向,以蛮子的那尿性,最大可能便是自罗盘甸直接渡江,登陆北岸后便沿着青龙河谷往北,一路奔着我们通海城来,这是最大的可能,毕竟蛮子们一根肠子通到底嘛,如今肯定是以为卫公回广州了,水师也来的少了,就真以为有便宜可占了?他娘的,他们敬畏卫公没错,可难道老子程处默就是那好捏的软柿子了?”
没钱看小说?送你现金or点币,限时1天领取!关注公·众·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免费领!
老程越说越气,这分明是瞧不起他啊。
其它官员们也都是在秦琅幕府里混了快两年了,相处的也熟了,大家都只是笑笑,“那可不,你程大郎跟卫公比起来,那还差的远了。”
“可不,卫公那是大唐战神,还是门神兼天王,一人灭了数国,斩杀的敌军都是数十万计,你老程算哪个葱啊,南蛮子可不知道你以前在胜州跟突厥人赶牛放羊的事!”
现在南蛮子们只怕秦三郎,秦三郎的名字听说在蛮部都有婴儿止啼的功效,但是程大郎的名字嘛,好多蛮子根本都不知道这是谁。
一阵轻笑过后。
来恒提醒程处默,“要提防爨氏趁机做乱,我们可不能腹背受敌,两面开战。”
“爨家尽出些龟王,这等人有什么可担忧的?”有人笑道,爨归王把妻子阿姹送给秦琅暖被窝这事,现在可是在滇地传扬的十分广的,人人都在嘲笑爨归王,称他为乌龟王。
“爨归王这人够狠,一定要多加提防,不过眼下爨归王估计还不会乱来,怕就怕南宁那边的东爨诸人,这些家伙早就在蠢蠢欲动了,难保我们这边跟南蛮开战,他们那边就要趁火打劫。”
程处默放下茶杯,捋了捋下巴留的胡须,“倒也简单,找个理由,咱们先下手为强,狠狠干东爨一下子,打的他不敢再有半点痴心妄想便是!”
“不妥,如今群狼环伺,我们不宜树敌过多,双拳也难敌四手,不如催促下爨归王,让西爨先跟东爨打起来,到时东爨自然也就自顾不暇了。”
重生农家
老程点了点头。
“这个乌龟王,之前对卫公那是恭恭敬敬,连老婆都送给卫公暖床了,老子现在坐镇通海出任都督了,他倒是屁都没有一个了。看来是得好好敲打他一下了,你们有什么好点子,给我出一个!”
之前秦琅就有让西爨跟东爨开打,让二爨内战,通海军可坐山观虎斗,这爨归王也老实听令,但秦琅一走,这家伙在昆州就没信了。
程处默这段时间都忙着修要塞筑城池立屯庄安移民等各种事情,一时倒也把这家伙忘记了。
“这倒是非常简单的,只要来一招简单的敲山震虎便行了。”来恒走到地图前,手指在通海旁点了几下。
“这或这,都行。”
程处默若有所思。
“这就么简单?”
“自然!”
来恒所说的办法,就是派一军北上,进入西爨的地盘里,自然能让爨弘达父子明白通海都督府的意思。
“玉溪或江川,任选其一,不过我觉得玉溪可为首选,派一支轻骑出上关,只需要入境个十里八里的就行了。”
玉溪因其境内有玉溪大河而得名,滇地多山,山地间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坝子,如通海就是一个坝子,一片湖积小盆地平原。而杞麓湖北面,还有两块相邻的坝子,一东一西。
西北就是玉溪坝子,因有玉溪大河流过而得名,这块坝子比通海要大,条件更优越,而且是通往昆明的重要通道。
至于江川坝子,则也是块湖积平原坝子,有一个利水湖,也就是后世的星云湖,是紧挨着抚仙湖南端的一个湖。
江川坝子没玉溪坝子大,可沿着杞麓湖、利水湖也同样可直达昆明。只是杞麓湖北面与利水湖之间,交通不便。
通海都督府设立后,秦琅于两湖之间设立了一个雄关。
而通海与玉溪之间却有两条较为平坦的通道,一是直接从杞麓湖西北经过一条沙河进入玉溪坝子,另外一条则是沿杞麓湖南的九曲大河溯流而上,便能一直到达上游源头玉溪坝子了。
从杞麓湖西北过去,有一道上关。
而从曲江大河过去,在玉溪坝子南端的峨山下,有一个双江寨,通海都督府占领后更名为下关,从这里过去便是玉溪境内。
从下关北上,并不需要再沿玉溪大河走,因为玉溪大河往下关西面去,然后再山区里蜿蜒许久,才又连接了坝子里的玉溪大河源头。
下关、上关、雄关。
这是过去通海与昆州西爨的一条边界线,双方谨守这条界线,互不越界,很有默契。
现在来恒提议,只要派些骑兵随便出三关中的哪一关,那么昆州那边都会震动,他们都会明白通海这边的意思。
“爨弘达向来胆怯,我们若越界,他绝不敢再装死,至于那个乌龟王,他是个聪明人,所以我们态度摆出去后,他就必须得向东爨动手了。”
老程捏着下巴,“可万一他们就是装死呢?”
“那也容易,把玉溪坝子和利水坝子都占了,给通海都督府添两个县。”
因为之前秦琅强势进入杞麓湖,西爨畏惧,所以主动把兵马北撤,玉溪和利水这两个坝子,都几乎没有留兵马驻扎,特意留出一个缓冲区来。
“好,我这就给卫公汇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