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za8r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神聖羅馬帝國 ptt-第一百一十三章、考驗和信譽鑒賞-ci5q4

神聖羅馬帝國
小說推薦神聖羅馬帝國神圣罗马帝国
犹豫了一会儿功夫后,弗朗茨走到悬挂的地图面前,用手轻轻敲击了两下。
“如果布鲁愿意的话,可以去韦拉克鲁斯任市长,就当是对他的一个考验了。
要是做得好,后面可以适当加大扶持力度;要是表现不合格,那就放弃吧!”
不管怎么说,弟弟的面子还是要给的。几十年的相处的下来,弗朗茨早就接受了原主留下来的一切。
马西米连诺虽然理想主义过头,但不妨碍他是一位好弟弟。就算是瞎折腾,那也是在折腾墨西哥,从来都不在国内搞事情。
尤卡坦半岛的总督给不了,一个殖民地市长的位置,弗朗茨还是给得起的。
就算是折腾出了问题,还有彼得负责善后。都是在接受考验,谈不上坑儿子。
只不过不同之处在于,彼得是先在国内任职,积累了一定经验过后,才去出任中美洲总督的。
布鲁虽然替马西米连诺处理过复辟组织的事物,但具体执政经验,仍然是一片空白。
真要是直接给个高位,那才是真正在坑人。官场斗争可是非常复杂的,不管是什么身份,到了位置上就要迎接挑战。
盛唐风月
马西米连诺本身就是反面教材,从小被母亲保护的太好,缺少社会毒打才成为了理想主义者。
作为边界城市,民族冲突的高发区,又是封地贵族的扎堆区,韦拉克鲁斯的形势自然不会太好。
真要是天下太平,没有市长政府都能正常运转,那也丧失了考验的意义。
可是相比墨西哥的局势来说,韦拉克鲁斯的复杂局势连“麻烦”都算不上,完全不值得一提。
要是这都处理不好,那什么也别说了,趁早放手算了。
按照目前的墨西哥局势来看,马西米连诺父子真要是宣布永不归国,没准哪天一觉醒来就完成了复辟大业。
不开玩笑,现在举着保皇党旗帜的军阀力量,丝毫不弱于共和政府,并非没有获胜的可能。
只不过这些家伙土皇帝当惯了,就算是赢得了战争胜利,也不会欢迎马西米连诺一世回去。
如果在这个问题上能够妥协,为了政治上的需要,接受一名虚君根本就不算什么。
当然,以弗朗茨对自己弟弟的了解,这样的待遇就算是刀架在脖子上,马西米连诺一世也不会妥协。
自从弗朗茨继位后,哈布斯堡王朝的二代、三代们好日子就结束了。只要是身体健康的,有一个算一个全部都少不了要接受“磨砺”。
夕照深山
从小严格的家庭教育自不用说,遵循德意志地区的传统,从学校一毕业,先得去军队里面服役两年。
这可是要真训练的,不是挂名混日子。每年的阅兵大典上,都会出现他们的身影,要是表现的不好……
打磨的差不多了,又会安排去社会上接受毒打式教育几年,一波流程走下来,差不多就三十岁了。
然后才是自由择业,从军、从政、从商,又或者是搞艺术都可以。
唯一可以例外的是搞学术研究,军队服役完成就可以进入研究院,不需要经历社会学教育。
在这种教育模式下,后代或许会能力不济,但是绝对不会有理想主义。
某种意义上来说,马西米连诺也为哈布斯堡家族的教育事业做出了杰出贡献。
要不是因为他这个反面教材,弗朗茨想要说服大家,接受这样的家族教育可不容易。
见弗朗茨兴致不高,腓特烈安慰道:“好的,父亲。我接下来就去安排,相信布鲁会理解你的苦心。”
苦心能不能被理解,弗朗茨并不关心。多年的帝王生涯告诉他,千万不要妄图掌握人心,那只会让你遍体鳞伤。
真正令弗朗茨伤感的,还是回想起了过往。没有办法,人上了年纪就是喜欢回忆。
……
家务事只是一个小插曲,在神罗同不列颠争霸的关键时刻,弗朗茨父子的主要精力还是集中在英国人身上。
不同于以往任何一个敌人,这次的对手虽然威胁不到神罗的根基,但是滑不溜秋啊!
统一了德意志地区之后,神圣罗马帝国的军事力量达到了历史最巅峰,无论是陆军、还是空军都可以堪称是打遍天下无敌手。
可惜有英吉利海峡阻隔,不得不拿最劣势的海军和英国人最强势的皇家海军对垒。
以己之短克敌之长,在军事史上本就不可取,但是没有办法,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。
从选择翻脸那一刻开始,维也纳政府就密切关注英国人的情报,就和英国政府关注神罗一样。
双方都派出了大量的情报人员,尽可能的搜集对方更多的情报,区别只在于侧重点不同。
英国人更加关注神罗的军舰制造情况,弗朗茨却更加关注英伦三岛的物资储备,尤其是粮食等生活必须品。
弗朗茨问道:“英国政府最近在干什么?憋了这么长时间没有大动静,这可不像他们的作风。”
巫师 不朽
“爱折腾”是英国人固有的标签,即便是神圣罗马帝国强势崛起,也没有能够改变英国政府喜欢四处折腾的本质。区别只是在于折腾的对象和幅度。
欧洲大陆是甭想了,英国政府就算是想要搞事情,都没人肯配合。
到了海外就不一样了,除了极个别地区外,神圣罗马帝国在海外的影响力远不如英国人。
以至于英国政府在海外拉拢盟友,维也纳政府却只能降低目标,仅仅只是要求各国保持中立。
愿意加入神罗阵营的,基本上都是英国人筛选完了,因为区域矛盾冲突,必须要找一个靠山,才投奔过来的。
维也纳政府没有能力在海外保护盟友的安全,能够给予的支持也很有限,所以对盟友的要求也很低。
跟着摇旗呐喊,把声势造起来就够了。打仗的事情,神罗绝对不会主动牵连大家。
相应的战争胜利后,英国人留下的遗产,大家也不用惦记了。
当然了,这年头敢惦记英国人家底儿的,除了神圣罗马帝国外,估计也就沙皇政府了。
剩下的国家,通通都是有心没胆。比如说西班牙就想收回直布罗陀海峡,可就是不敢采取行动。
腓特烈笑道:“英国政府高层最近都忙得脚不沾地,一边要治疗退出自由贸易体系后的阵痛,一边又忙着整合国内的工业体系。
看样子是受到了刺激,准备发奋图强。毕竟,前段时间他们在公布造舰计划之后,却因为大型船坞数量不足,被迫重新修改设计方案压缩军舰吨位。
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这次英国人建造的主力舰,续航能力应该会非常感人。”
这是必然的结果,在保证火力的情况下,压缩军舰吨位,那么势必要牺牲其它方面的性能。
减少储煤量,缩短续航里程,就是危害较小的修改方案之一。
军舰续航里程不足,大不了后面跟一艘补给舰,专门为它服务好了。
弗朗茨点了点头:“密切关注着英国政府的一举一动,留心任何诡异情况,现在没有动作就是最大阴谋。
英国人不可能不知道,两国之间工业上的差距,要是拼工业产能,纵使有两个不列颠,那也改变不了结局。
何况,他们再怎么整合工业,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,就让国内的工业产能翻倍。”
不是弗朗茨小题大做,实在是英国政府的表现太不正常。和神罗“拼工业”,正常人都不会那么干。
真正适合英国人的玩法是:利用皇家海军的优势,在海上决战中一击致命,全歼神罗海军主力。
神圣罗马帝国工业实力强大,军舰可以无限补充,但是有经验的海军官兵,却是有限的。
最多干上两三回,神罗积攒下来的家底就耗尽了。到时候有船没人开,维也纳政府不得不坐下来谈判。
当然,这仅限于理论上。海上决战从来都是击败敌人,想要全歼对手几乎没有可能。
无法做到全歼,那么逃回去的官兵,就是有过作战经验的老兵了。
补充一批军舰和新兵进来,过上一年半载,大家调节的差不多了,又能投入战斗。甭管质量怎么样,至少数量是满足了。
何况,补充进去的也不会是新兵。神圣罗马帝国海军同样也是家大业大,除了主力舰之外,还有上百艘大大小小的普通军舰。
绝大部分普通军舰,都是不用参战的。主力舰缺人,可以直接从普通军舰上抽调,并不是纯粹的新兵直接上战场。
除了现役官兵,还有从前退役的,同样可以征招。
可以算一笔账,神罗海军官兵的平均服役年限也就4年左右,平均下来就是每年都有25%的人退役。
退役后自动转入预备役,每年还是会有一个月的军事训练,这个时间一般会持续二十年。
退役官兵差不多就有五波人,就算是因为各种意外,淘汰掉一部分人,至少也有一半的人能够上战场。
除非是遭遇连续性全歼式毁灭性打击,要不然慢慢打消耗战,神圣罗马帝国也是死得起的。
原时空皇家海军在二战中出现人员紧张,一方面是因为一战后海军经费紧张,忽视了对预备役的培养;另一方面则是为商船护航需要大量的军舰,主力舰人员还是充足的。
神罗海军就没这么担心了,只要守住了地中海门户,拔掉了了英国人在地中海的钉子,空军封锁直布罗陀海峡,英国人水面上的军舰就不敢进来。
潜艇虽然可以可以进来,但是这年头的潜艇水下续航里程有限,最多也就在西地中海活动,东部根本就够不着。
要是拿下了直布罗陀,放几条驱逐舰守着,连西地中海的安全都有保障。
理论是一回事,实践又是另外一回事。军事史上从来都不缺乏奇迹,在决战没有开启前,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。
“猛虎搏兔,亦用全力。”
何况对手是英国人呢?
弗朗茨可不想和英国人来一场持续几十年的友谊赛,那是会坑死人的。
似乎想到了什么,腓特烈的脸色猛然间难看了起来,皱着眉头说道:“最近我们的工业设备、零配件、农产品、以及各类战略物资出口,都在屡创新高。
新增订单大都是来自日俄两国,原本我觉得这是因为日俄战争,现在细想起来似乎有些不对。
出口数额太大了,以日俄两国政府的财力,要订购这么多物资,非得掏空家底不可。
战争才进入中场,两国就算是要拼命,也必须要留下应急资金。何况其中很多订购量非常大的商品,他们的需求量却很小。
结合英国政府忙着整合、扩充工业产能,那么这些诡异的订单,很有可能是英国政府打着日俄两国的旗号订购的。”
想到了这些,腓特烈瞬间发现新增的贸易订单不香了。即便是能够赚很多钱,但这也是在资敌啊!
想想看,英国人从神罗订购的物资,最后演变成军舰、枪炮子弹又打了回来,那场面实在是太感人了。
相比之下,弗朗茨就淡定的多了。这已经算好的,起码没有从神罗直接订购武器装备,要不然就真成“合格的军火商”了。
“派人查查看相关订单,凡是存在问题的,全部先给扣下来;没有明显漏洞的,也要尽可能延迟交货时间。
从现在开始,后面但凡是涉及战略物资,或者是相关机械设备、配件出口的,都必须要严加审核。”
自由贸易也是一柄双刃剑。在享受自由贸易带来红利的同时,也要受自由贸易体系的规则约束。
理论上来说,在战争爆发前,维也纳政府是无法阻止正常商业贸易流通的。
就算是阻止,那也是在合同备案时就应该否决,而不是政府批准之后再反悔。
从英国人带头退出自由贸易体系开始,后面就陆续有国家退出,现在自由贸易体系就像是在风雨中飘渺,随时都有可能完蛋。
要是维也纳政府再破坏规则,那么这个体系就真的要凉了,并且还是一凉几十年都翻不了身的那种。
毕竟,信誉被破坏了,谁还敢相信“自由贸易”?要是大家都不玩了,光神罗一家也玩儿不转啊!
作为自由贸易体系下的最大受益者,维也纳政府完全没有理由让自由贸易体系崩盘。
权衡了一番利弊过后,为了长远利益考虑,弗朗茨还是决定遵守游戏规则。
不光是为了自由贸易体系,同时也是做给盟友看的。在这个关键时刻,必须要让小弟们相信,老大是守信誉的。
当然,直接反悔不行,追查商业违规还是可以的。揪住一个算一个,揪不住那也要拖延交货时间。
反正也就这一波,纵使英国人采购的物资再多,也是无根之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