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we52精彩玄幻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 愛下-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 賈詡和李儒閲讀-x9iks

三國之龍圖天下
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三国之龙图天下
“使者,在东城门攻城的,应是袁家之将?”张燕低沉的说道:“极可能是袁谭,袁谭乃袁绍长子,颇有能耐!”
“袁谭?”
贾诩冷笑一声,摇摇头,道:“之前或许是,但是现在,未必,官渡之战目前我们都没有消息,具体的情况,谁都不知道,但是有一点,袁氏大将不可能有机会北上,我魏军之强,哪怕不能大获全胜,也必然能缠扰住他们,除非……”
噬天武者
“之前斥候打听过,的确是袁氏旗号!”
张燕皱眉,也有一些怀疑。
“目前我们的消息太少了,之前被困在城中,因为景武司的压制,吾连半个探子都不敢放出去,生怕被顺藤摸瓜了,所以吾不能判断,如今城外之局势,但是不管是谁,只要入城了,就是我们的敌人!”
贾诩问张燕:“渠帅,你的主力,什么时候能南下?”
张燕这一次率兵而来的数量不多,但是皆为精锐,真正的黑山军兵力不少,他只是率领精锐南下了,主力还在巨鹿常山一代,被燕军给盯住。
“主力一旦南下,燕军必然顺势南下!”
张燕道:“到时候免不了一场血战!”
“无所谓了!”
贾诩分析说道:“河北境内,局势已明朗,非魏既燕,燕军没有顺势南下,一方面是因为他想要笑话河间中山之地域,不敢冒险南下,怕根基不稳,然而肯定还有另外的目的,比如他们在魏郡,本来就有布置,这样一来,他们的主力就不会急着南下!”
他早就有这样的猜测了,刘备不可能放弃邺城,但是他明知道黑山军南下而无作为,明显是不担心。
只能说明,他们在南面有布置,足够让他们抓住主动,不担心邺城的问题。
【看书领现金】关注vx公.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书还可领现金!
“那我下令让兵卒南下,黑山会不会有问题?”
张燕担心的说道。
怕就怕黑山军南下,上百万的黑山众会被燕军给绞杀了,到时候他会疯狂的,要知道他这些年血战,更多的是为了山里面上百万黑山众的存亡而已。
“你让人树朝廷魏王之战旗,必不会有问题,燕王不敢在这时候得罪魏王!”贾诩道:“拿下邺城,才是关键,邺城日后将会是争夺河北之核心,名正则言顺,名不正,则言不顺!”
“是!”
张燕闻言,心里面考虑了一下,也就应了,如今他已投曹操,自不能三心两意,哪怕要付出点代价,也必须要有一个功劳,不然如何立足魏营之中。
他招来于毒:“于毒,你亲自北上,把黑山主力都带下来,速度要快,另外黑山全境封锁,山上树朝廷之魏王战旗!”
“诺!”
于毒领命而去。
接下来张燕和贾诩布防邺城,他们兵力不足,只能以北城为基点,完成对邺城大概三分之一地域的布防。
“可以往西扩大一些范围,但是东城南城万万不可侵占了,不然会引起大战,如今我们的兵力,未必能挡得住他们!”
事实上他们也只能占据三分之一的邺城。
“先布防,斥候放出去,吾要知道入城兵马的消息,另外城外也要放些斥候出去,消息太小,无法做出判断!”
贾诩捏捏太阳穴,有些无奈的说道。
都是景武司,若非景武司限制,他被困在城中,也不至于会出现消息断开的困境,不知道消息,就无法知己知彼,敌人是谁都不知道,根本不敢战。
随着他们的布防,时间也在不断的过去了,渐渐的已经到了傍晚,夕阳映照,一抹残阳如火的光芒笼罩整个邺城。
邺城也乱了,百姓们纷纷涌出城去,城中乱兵纵横,一些鸡鸣狗盗之辈,在这时候都冒出来了。
千古之城,动乱起来,殃及鱼池,无数百姓遭殃,哀嚎声遍地皆是。
………………
邺城东南连成一线,两座城门之间的区域,都被重兵把守了,不过他们轻易不敢越过的界限北上。
城中有两拨兵马,他们都仿佛有一些默契,在没有摸清楚的消息之前,都不敢轻易的对垒攻战。
“找到袁谭没有?”青衣文士坐立在中营大帐之中,目光阴沉的看着审配。
“还没有!”
审配苦笑。
他们突袭袁谭部,打的很顺利,但是袁谭部之下的谋士逢纪也不是善茬,提前感觉不对劲,硬是带着袁谭逃了出去。
虽然袁谭麾下青州精锐,皆被他们给拿下了,但是袁谭却不见踪迹,这是一个隐患。
他们手握袁尚,已有了先机,但是袁谭活着,对于袁尚的身份,必是一个巨大的影响力,到时候还是名不正言不顺。
“找!”
青衣文士道:“找不到袁谭,邺城归谁,还是一个问题,若是让对面找到了袁谭,他们就有足够的资格和我们争夺河北了,到时候我们如何去和燕王交代!”
“我立刻派遣所有人去找,无比在邺城局势稳定之前,那住袁谭,生要见人,死要见尸!”审配咬咬牙,说道。
“不要活的!”
青衣文士阴柔的说道:“只要死的,必须是死的!”
“诺!”
审配瞳孔变了变,吞咽了一口唾沫,点头应声。
“城中情况如何?”青衣文士再问。
“周王宫被焚烧,目前周国之官吏,应该是死伤无数,沮授……”审配叹了一口气:“刚刚找到了一些人,证实了,已亡!”
“沮授此人安邦之相才,惜不能为燕王效命!”青衣文士有些感叹,不过心里面倒是有了心里准备,不管是谁,都不敢留下沮授,因为沮授能力太强了,要是能收复还好,收复不了,只能杀,不然留下来被别人给收复了,就是一超级大敌人。
资敌之事,谁也不敢去做,在这乱世之中,立足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,人才是根本,特别是能安邦立国之人才。
“即使活着,以吾对沮相之了解,他也不会降任何人!”审配低声的道:“他乃是周王之死忠,多年来为之周王出谋划策,若非周王对他没有对田丰之信任,恐怕周王也不至于落的如此下场!”
袁绍的确有雄才大略,但是性格却有一定的缺陷,他喜欢一个人,会毫无顾忌的信任,用人之道也偏向自己的私心,虽同为其中田丰和沮授,但是相对两人而言,他更喜欢田丰,而对沮授多少有一些排斥,所以沮授很多建议,有时候袁绍都不会听的,下意识的不愿意听从。
“城中之人,特别是周朝堂之上的官吏,能收复的还是收复一些,河北之地,大乱之后,必是大治,乃用人之时!”
青衣文士低沉道:“你可以袁尚之身份出面,收揽他们归于麾下,他日重治河北,汝便是立功了!”
“诺!”
审配点头。
“北城有动静吗?”青衣文士想了想,问。
“他们很有默契,以河道为界限,正在向西覆盖,不敢逾越东南两城区域半步,并未与我们交锋!”
审配说道:“如今城中三分之二皆为吾之掌控!”
“越是有默契,越是不见得是好事啊!”青衣文士的冷笑:“张燕,他一人不足为患,若是……”
他想到了老对手了。
“看来终究要见上一面了!”青衣文士眼神之中有些复杂,张燕投靠谁,他心里面门清,既然如此,那么他背后的人,也能猜测一二,如今中原朝堂之上,能有闲情雅致在邺城搅动风云的,也就那一两个的,最大可能,就是那个和自己一样出身的人。
西凉的军阀,自从董卓落幕之下,已经不成气候,韩遂战死,马氏分裂,马超韩德投诚了明军,马腾马休父子投诚了魏王,张绣投诚了燕王,阎行投诚了袁绍。
而他,假死脱身,最后成为了燕王的座上宾。
左 晴 雯
还有一个人,那是贾文和,昔日西凉阵型之中,唯一一个能和自己扳手腕的谋士,却成为了魏王麾下,执掌夜楼的中郎将。
两人知根知底,甚是了解,想要占便宜,太难了,如今自己身处暗地,或许还能取得主动,但是这样的机会,微乎其微。
摊开来说,反而更好一些,现在的局势,除非他们能在短时间之内,绞杀张燕部,不然想要独吞河北,已是艰难。
最关键的还是官渡。
其他人不知道官渡之消息,但是他可是知道了,袁绍败亡在即,魏军主力一旦倾巢北上,会迅速的进入魏郡,到时候燕军主力未必敢南下啊。
燕军虽强,可面对魏军之锋芒,也要退避三舍,毕竟还有江东军,要是魏军联合江东吴军,共剿北疆,燕国就危险了。
“审正南,你来主持军务,等待鞠义将军返回,以袁尚之名,先安抚城中百姓,稳住民心!”
青衣文士想了想,说道:“吾亲自去会一会老朋友,这邺城,能不打,还是不要打,打成一片废墟了,对谁都不好!”
“诺!”
审配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了,他知道青衣文士是何人,也知道青衣文士的老朋友是什么人。
他想了想,道:“大人,需要派遣精兵保护吗?”
“无妨!”
青衣文士笑了笑:“这时候,厮杀是最下策的谋略,攻心为上!”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随身带着个世界 疯狂土豆
城外,西郊。
已经越三十里,两支兵马还在追击和被追击之中。
前方的数千主力越过了一个小山丘,大将潘凤直接勒马回首,看着后面步伐滔滔,滚滚黄沙之下,一道道若影若现的身影扑面而来,忍不住有一抹叹气:“这都追了好几十里路了,大战六七场,死了这么多将士,怎么还追啊,这是要不死不休啊!”
“将军!”
旁边一个校尉低声的开口,道:“吾要是鞠义大将军,估计也得死追你的,不能弄死你不罢休!”
这一路上,潘凤纯熟了利用了西郊地形,三次戏耍的鞠义,就好像猫抓老鼠,但是老鼠却屡次的把猫给调戏了。
简直把鞠义这个大猫不当猫的来逗着,这样逗着的,让他看得着吃不着,心里面的怒火,足以焚烧苍天大地了。
鞠义此时此刻,估计已经肺的气爆炸了,自然会死追啊。
“滚!”
潘凤撇了一眼自己的部下。
之前他和这些部将,顶多是因为韩氏昔日的关系,融汇在一起,但是此时此刻,历经城中守城一战,城外突围一战,已经建立起来了深厚的友谊了。
将近六千兵马,大战一天多了时间,折损了将近两千,如今还剩余四千余的兵卒,每一个都精疲力尽了。
不过他们对潘凤信任,支持着他们坚持下去。
“将军,我们能有援兵吗?”一个军侯突然问。
“怕了?”
潘凤笑了笑,问。
“不怕!”
这个军侯之前是一个县尉,听韩涛之号令起兵,他笑了笑,道:“大不了战死沙场,不过总感觉,需要一些希望!”
“希望会有的!”
潘凤说道:“吾带汝等起兵,是为了谋一条活路,不是为了寻一条死路,明朝廷还是能够信任,明日太阳升起来的时候,见不到援军,我就带你们杀出去,只要吾不死,必有机会杀出一条活路来了!”
众将闻言,心中沉沉的,不过总归还是有些希望,他们以身家性命抛弃,追随之,一方面的确是恩情,另外一方面,无妨也是希望能换一条活路,毕竟周国的大船,谁都知道要沉了。
这时候,就是各自的选择时间,他们这些小人物,其实没有多少选择了,只能随大流,如今有机会,就得为自己的未来而做出决定,哪怕最后战死沙场,在所不惜。
“潘凤,胆小鬼一个,汝躲起来多年,如今出山却不敢与吾之一战,怯弱,胆小,不配为将也!”鞠义那一道雷霆滔天的声波仿佛如同一阵阵气浪扑面而来。
“哈哈哈!”
潘凤大笑起来了,对着前方说道:“鞠义,吾就在前面的树林等你,你若能追得上来了,吾与你一战,又何妨!”
言毕,直接勒过马缰,向前道:“儿郎们,入前面的山林,看他们敢不敢追进来,敢追进来了,我们就格杀他们!”
“杀!”
“杀!”
数千兵卒杀意滔天,直接扑进了前面的一片森林之中,森林无路,皆为树木,大军进入,必打散。
而且即将入夜。
入夜之后,失去光源,到时候就是一片暗战,这样一旦追击进去了,鞠义部下兵力优势会失去,而且甚至有可能会被分割围杀之。
“将军,怎么办?”一个个将领勒住马缰,看着前方。
“树林外扎营!”
鞠义虽愤怒,但是理智还在,他阴沉的看着前方的树林:“他熟悉邺城周边之地形,吾也熟悉,那树林后面是悬崖,他逃不出去的,堵住了入口,就能把他堵死在这里,待明日阳光普照,再慢慢绞杀也不晚!”